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例指导
青岛佐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诉天津为尔客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港口仓储货物损害责任纠纷案
作者:杨玲 裴大明  发布时间:2017-07-26 15:46:50 打印 字号: | |

关键词

民事、提货凭证、谨慎放货义务

裁判要点

提单不能约束仓储合同的仓储人,提单持有人可以依据提单向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承运人主张权利,但不能依据提单向仓储人主张权利。D/O提货单具有提货凭证的功能,并在进口货物的港口业务操作中起到连接运输环节和仓储环节的作用。仓储人根据其与D/O提货单持有人签订的仓储合同,向D/O提货单持有人交付货物,仓储人已尽到谨慎放货的义务,其行为不构成对提单持有人的侵权行为。

典型意义

为“一带一路”提供司法保障,要充分发挥海事法院专业性及跨区域管辖的独特优势,通过依法履行审判职责,维护正常的港行秩序,保障海洋强国战略实施。本案属于港口仓储货物损害责任纠纷,涉及港口实际操作过程中经常遇到的重要问题,天津海事法院通过裁判说理予以阐明。其一,存货人的识别,即提单和D/O提货单的功能定位,提单功能主要体现在运输合同领域、贸易领域和金融领域,在仓储合同领域,提单既不具有体现提货权的功能,也不具有识别存货人的功能。 D/O提货单的持有人具有对货物事实上的管领力,有权作为存货人与他人签订仓储合同,换言之,D/O提货单可作为识别仓储合同存货人的重要标识。其二,仓储人的审慎放货义务,在进口货物的港口业务操作中,仓储人在放货时无需对存货人是否具有间接占有的本权进行审查。申言之,仓储人只需依据D/O提货单审查存货人是否具有提货权,即对货物是否具有事实上的管领力,而无需审查存货人对于货物的占有是有权占有还是无权占有、自主占有还是他主占有。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八十一条、第三百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案例索引

一审:天津海事法院(2014)津海法商初字第499号(2014108日)(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2014213日,原告与青岛中联油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油公司)签订合同,购买15181.623吨混合芳烃,原告向中联油公司支付货款人民币101691513.58元,缴纳海关进口增值税人民币17215732.38元。该批货物于201435日卸入被告仓库,上述货物已清关完毕且海关已经放行,原告到被告处提货,但被告拒不将货物交付给原告。故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立即将数量为15181.623吨的混合芳烃交付给原告或赔偿原告货物损失人民币118907245.96元及该款项利息,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20142月,涉案货物系由任丘市东胜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胜石化公司)与被告签订仓储合同,而存储于被告处,后东胜石化公司交付盖有海关放行章的提单副本原件(以下简称D/O提货单),并将货物提走。现被告仍持有D/O提货单原件,其按东胜石化公司指示放货系正常履行仓储合同义务,不存在对原告的侵权行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4213日,原告作为买方与案外人中联油公司签订合同,购买15181.623吨混合芳烃,原告按合同约定支付了16523920.83美元货款。涉案货物由“爱德华舒尔特(EDZARD SCHULTE)”轮自泰国曼谷港运输至中国天津港,承运人签发了编号为GC14020101- GC140201055套一式三份正本提单,提单记载收货人为凭VITOL ASIA PET LTD指示,通知人为原告,原告持有经背书的涉案每套提单中的一份正本提单。涉案货物由船舶代理人创锦船代公司凭承运人电放指示和原告盖章的进口换单保函进行了电放,于35日抵达卸货港后卸入被告所属储罐。

224,原告作为卖方与巨力控股公司就涉案货物签订买卖合同(以下简称内贸合同),巨力控股公司又将涉案货物销售给东胜石化公司。为履行买卖合同,原告将涉案提货及通关所需的相关单证交付给巨力控股公司。涉案货物提货、报关、疏港等事项实际由通宝货代公司和港源船务公司完成。港源船务公司办理了提货手续,取得涉案船舶代理人创锦船代公司盖章的D/O提货单。通宝货代公司负责涉案货物报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新港海关在D/O提货单上签署放行章。原告未支付港口费、报关费和海关进口增值税等费用,也未向通宝货代公司和港源船务公司支付代理费及垫付的上述费用。

319,东胜石化公司持盖有海关放行章的D/O提货单原件与被告签订涉案货物储存合同,合同约定东胜石化公司每次从储罐提取油品时,应开具盖章提货单(以下简称仓储提货单)给被告。20143月至4月间,东胜石化公司向被告出具记载了发货及收货单位、罐号、货物名和车牌号的提货通知,涉案货物提取完毕。

裁判结果

天津海事法院于2014108日作出(2014)津海法商初字第49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青岛佐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对被告天津为尔客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双方当事人在一审判决上诉期内均未提起上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本案系港口仓储货物损害责任纠纷。我国《合同法》第三百八十一条规定:仓储合同是保管人储存存货人交付的仓储物,存货人支付仓储费的合同。本案的关键是原告是否成为了仓储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以及被告是否尽到了仓储人谨慎的放货义务。

原告系从国内卖家购买涉案货物。在提单记载的内容上,收货人为凭指示,原告为通知人。涉案全套正本提单为一式三份,依据航运惯例,只有持有全套正本提单,才能被认为是正本提单的持有人,但原告仅持有一份正本提单,据此不能确定是当然的提单持有人。即使原告是提单持有人,也只能向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承运人主张权利,而不能约束仓储合同的仓储人,不能依据提单向仓储人主张权利。因此,原告没有从提单获得主张货物权利的主体资格。

在进口货物的港口业务操作中,货物从货船卸到仓库,D/O提货单在运输环节和仓储环节之间起到连接的作用,该D/O提货单系在涉案提单副本上加盖船代章和海关放行章而成。根据原告提供的进口换单保函和船东电放货物的指示,涉案运输的船舶代理人创锦船代公司为涉案货物签发了D/O提货单予以放货。原告没有委托代理人或者亲自到创锦船代公司办理提货手续。原告将涉案货物转卖给巨力控股公司,巨力控股公司又转卖给东胜石化公司,东胜石化公司通过上述买卖合同取得提货的有关单证并实际办理了提货手续,合法持有涉案货物D/O提货单。且在该D/O提货单上并未记载原告系电放提单收货人的信息,从而原告系电放提单收货人的事实不能被其它相对方知晓。原告因履行买卖合同在港口换单环节中失去对货物的控制,未能成为仓储合同的一方。后东胜石化公司作为货物买受人持该D/O提货单原件向仓储人主张货物的提货权,并与被告签订了仓储合同。原告仅持有该文件的复印件,没有及早与被告联系并主张货权,以便签订涉案货物的仓储合同。相反,东胜石化公司和原告签订了仓储合同,从而取得对货物处分的权利,并最终提取了货物。

因此,原告将涉案提货及通关所需单证交给其它货物买受人,由货物买受人办理提货手续,从而在港口换单环节失去对货物D/O提货单的控制。原告没有成为仓储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从而不具有向作为仓储人的被告主张货物权利的主体资格。

本案属于一般侵权责任争议。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一般侵权责任须同时具备行为人实施侵权行为,行为有损害后果以及该行为与损害后果间有因果关系和行为人有过错等构成要件。关于被告是否实施侵权行为以及被告是否有过错,第一、在本案中,如前文所述,原告与被告不存在仓储合同关系。相反被告提供了涉案货物仓储合同证明其系与东胜石化公司存在仓储合同关系,该合同约定东胜石化公司每次从储罐提取油品时,应开具盖章的仓储提货单给被告,在20143月至4月间,东胜石化公司向被告出具了提货通知,其名称虽为提货通知,但盖有东胜石化公司公章,且记载有发货及收货单位、罐号、货物名和车牌号等详细信息,应认定该提货通知即为合同约定的仓储提货单,被告凭仓储提货单放货无不当之处。第二、我国《海关法》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规定,进口货物的收货人应当向海关如实申报,接受海关查验,进出口货物在收发货人缴清税款或者提供担保后,由海关签印放行。在涉案仓储合同签订时,东胜石化公司向被告出示了盖有海关放行章的D/O提货单,且该提货单原件一直保存于被告处,由此可以认定,涉案货物已经海关放行,被告的放货行为亦不违反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因此,被告在涉案货物存储及提取过程中不存在过错及侵权行为,原告主张的损害后果不是发生在涉案仓储合同项下,与被告的放货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被告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原告主张其按合同约定支付的货款损失以及进口增值税损失,并非被告依仓储合同放货造成,应另案解决。

 

 

                            杨玲  裴大明

作者单位:天津海事法院

  

附件:(2014)津海法商初字第499号民事判决书

 

 

附件: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津海法商初字第499

 

原告:青岛佐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青岛开发区长江中路519号建国大厦1904室。

法定代表人:牛野,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红雷,山东昌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津为尔客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临港工业区1

法定代表人:窦连侠,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瑞鸿,天津君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青岛佐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诉被告天津为尔客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港口仓储货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5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7392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张红雷、被告委托代理人李瑞鸿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4213,原告与青岛中联油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油公司)签订合同,购买15181.623吨混合芳烃,原告向中联油公司支付货款人民币101691513.58元,缴纳海关进口增值税人民币17215732.38元。该批货物于201435卸入被告仓库,上述货物已清关完毕且海关已经放行,原告到被告处提货,但被告拒不将货物交付给原告。故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立即将数量为15181.623吨的混合芳烃交付给原告或赔偿原告货物损失人民币118907245.96元及该款项利息,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20142月,涉案货物系由任丘市东胜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胜石化公司)与被告签订仓储合同,而存储于被告处,后东胜石化公司交付盖有海关放行章的提单副本原件(以下简称D/O提货单),并将货物提走。现被告仍持有D/O提货单原件,其按东胜石化公司指示放货系正常履行仓储合同义务,不存在对原告的侵权行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原告是否具有向仓储人即被告主张货物权利的主体资格;2、被告向东胜石化公司交付货物是否构成对原告的侵权;3、原告损失的数额与依据。

原告提供了以下证据:证据1货物进口合同,证明原告与中联油公司签订涉案货物进口合同;证据2商业发票,证明中联油公司就涉案货物向原告开具受益人商业发票;证据3银行付款凭证,证明原告向中联油公司支付货款16523920.83美元;证据4正本提单,证明原告通过背书受让提单,是涉案货物的所有权人;证据5海关报关单,证明原告就涉案货物进行报关;证据6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证明原告依法缴纳了增值税;证据7海关放行单(即被告证据4 D/O提货单),证明涉案货物已经海关放行,原告可以提货;证据8检测报告,证明涉案货物经过检验;证据9天津开发区通宝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宝货代公司)情况说明,证明涉案货物全部卸入被告仓库,通宝货代公司代原告缴纳进口增值税;证据10港口货物作业合同,证明原告是涉案货物接收人;证据11天津津滨创锦国际船舶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锦船代公司)情况说明,证明创锦船代公司将涉案货物所有权放给原告,以及涉案货物卸入被告仓库;证据12天津港源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源船务公司)情况说明,证明涉案货物已办理清关交付至被告处,原告作为货物所有权人有权到被告处提货。证据13原告与巨力环球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力控股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及巨力控股公司情况说明,证明依据合同约定,原告未收到巨力控股公司货款,货权没有转移;证据14进口换单保函,证明涉案货物在起运港办理了电放手续,原告委托港源船务公司办理放货手续。

被告对原告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与该合同相关发票和银行付款凭证不符;证据23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证据1-3不能证明被告有侵权行为。证据4真实性有异议。认可证据568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这些手续都是由东胜石化公司操作的,费用也是东胜石化公司支付的。证据7真实性认可,原件在被告处保存,是东胜石化公司交付给被告的,不能证明原告有权提货。 证据912公章无法核实,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但该二公司是东胜石化公司委托的,费用也是由东胜石化公司支付的,发票也开给了东胜石化公司。认可证据10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是东胜石化公司操作的业务,支付的费用。证据11真实性、合法性无法核实。证据13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有异议,如果合同真实存在,能够佐证东胜石化公司取得货物所有权。证据14真实性有异议。

本院对原告证据的认证意见: 原告提供的证据1-3能够相互印证,本院认定其真实性,能够证明原告向中联油公司购买涉案货物,并支付了货款。证据4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但因原告只持有一份正本提单,而非全套正本提单,不能证明原告有权据此主张货物权利。证据5-8真实性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能够证明原告买受涉案货物;其中证据7能够证明涉案货物已经海关放行,但该单证原件在原告作为卖方的买卖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已经交付给合同买方,因此该证据不能证明原告有权向被告要求提货。证据9-12与原告提供的货物运输的有关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能够证明原告是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收货人,涉案货物卸入被告仓库且已通关,但涉案货物已经内贸合同转卖,与被告签订仓储合同的亦不是原告,因此不能证明原告有权提货。证据13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但买卖合同的签订和履行与本案无关。证据14与本案的其他证据能够相互佐证,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但其不是委托书,不能证明系原告委托港源船务公司办理的提货手续。

被告提供了以下证据:证据1立案告知书和受理案件回执,证明涉案货物涉嫌货款诈骗,应先行处理刑事案件;证据2储存合同、仓储费发票,证明东胜石化公司与被告签订仓储合同,将涉案货物存储于被告处,被告向东胜石化公司开具了发票;证据3货权通知函,证明原告明知涉案货物已出售给东胜石化公司,东胜石化公司有权提货;证据4D/O提货单(即原告证据7海关放行单),证明东胜石化公司依据买卖合同取得D/O提货单原件,其与被告据此签订的仓储合同合法有效,东胜石化公司有权提货;证据5提货指令,证明东胜石化公司已经提清全部仓储货物。

原告对被告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该刑事报案与原告无关,不影响本案审理。证据2真实性无法确认,不能证明被告放货给东胜石化公司符合法律规定。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但该D/O提货单仅能证明涉案进口的货物已经海关放行,该行为是行政批准行为,不能认为持有该单证就有权提取货物,货物提取应按放行单上载明的方式提取。证据5真实性无法确认,亦与原告无关。

本院对被告证据的认证意见:证据1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其涉及的刑事案件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法律事实,该刑事案件不影响本案的审理。证据25系通过传真形式签订或发出,其中发票为原件,且二者能够相互印证,原告虽提出异议,但未提供相反证据反驳,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能够证明东胜石化公司与被告签订涉案货物仓储合同,东胜石化公司按照约定提取货物。证据34真实性,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3能够证明原告明知涉案货物已销售给东胜石化公司,证据4能够证明东胜石化公司持有D/O提货单与原告签订仓储合同,东胜石化公司有权提货。

经审理查明:2014213,原告作为买方与案外人中联油公司签订合同,购买15181.623吨混合芳烃,原告按合同约定支付了16523920.83美元货款。涉案货物由“爱德华舒尔特(EDZARD SCHULTE轮自泰国曼谷港运输至中国天津港,承运人签发了编号为GC14020101- GC140201055套一式三份正本提单,提单记载收货人为凭VITOL ASIA PET LTD指示,通知人为原告,原告持有经背书的涉案每套提单中的一份正本提单。涉案货物由船舶代理人创锦船代公司凭承运人电放指示和原告盖章的进口换单保函进行了电放,于35抵达卸货港后卸入被告所属储罐。

224,原告作为卖方与巨力控股公司就涉案货物签订买卖合同(以下简称内贸合同),巨力控股公司又将涉案货物销售给东胜石化公司。为履行买卖合同,原告将涉案提货及通关所需的相关单证交付给巨力控股公司。涉案货物提货、报关、疏港等事项实际由通宝货代公司和港源船务公司完成。港源船务公司办理了提货手续,取得涉案船舶代理人创锦船代公司盖章的D/O提货单。通宝货代公司负责涉案货物报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新港海关在D/O提货单上签署放行章。原告未支付港口费、报关费和海关进口增值税等费用,也未向通宝货代公司和港源船务公司支付代理费及垫付的上述费用。

319,东胜石化公司持盖有海关放行章的D/O提货单原件与被告签订涉案货物储存合同,合同约定东胜石化公司每次从储罐提取油品时,应开具盖章提货单(以下简称仓储提货单)给被告。20143月至4月间,东胜石化公司向被告出具记载了发货及收货单位、罐号、货物名和车牌号的提货通知,涉案货物提取完毕。

本院认为,本案系港口仓储货物损害责任纠纷。我国《合同法》第三百八十一条规定:仓储合同是保管人储存存货人交付的仓储物,存货人支付仓储费的合同。本案的关键是原告是否成为了仓储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以及被告是否尽到了仓储人谨慎的放货义务。

一、原告是否具有向仓储人即被告主张货物权利的主体资格

原告系从国内卖家购买涉案货物。在提单记载的内容上,收货人为凭指示,原告为通知人。涉案全套正本提单为一式三份,依据航运惯例,只有持有全套正本提单,才能被认为是正本提单的持有人,但原告仅持有一份正本提单,据此不能确定是当然的提单持有人。即使原告是提单持有人,也只能向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承运人主张权利,而不能约束仓储合同的仓储人,不能依据提单向仓储人主张权利。因此,原告没有从提单获得主张货物权利的主体资格。

在进口货物的港口业务操作中,货物从货船卸到仓库,D/O提货单在运输环节和仓储环节之间起到连接的作用,该D/O提货单系在涉案提单副本上加盖船代章和海关放行章而成。根据原告提供的进口换单保函和船东电放货物的指示,涉案运输的船舶代理人创锦船代公司为涉案货物签发了D/O提货单予以放货。原告没有委托代理人或者亲自到创锦船代公司办理提货手续。原告将涉案货物转卖给巨力控股公司,巨力控股公司又转卖给东胜石化公司,东胜石化公司通过上述买卖合同取得提货的有关单证并实际办理了提货手续,合法持有涉案货物D/O提货单。且在该D/O提货单上并未记载原告系电放提单收货人的信息,从而原告系电放提单收货人的事实不能被其它相对方知晓。原告因履行买卖合同在港口换单环节中失去对货物的控制,未能成为仓储合同的一方。后东胜石化公司作为货物买受人持该D/O提货单原件向仓储人主张货物的提货权,并与被告签订了仓储合同。原告仅持有该文件的复印件,没有及早与被告联系并主张货权,以便签订涉案货物的仓储合同。相反,东胜石化公司和原告签订了仓储合同,从而取得对货物处分的权利,并最终提取了货物。

因此,原告将涉案提货及通关所需单证交给其它货物买受人,由货物买受人办理提货手续,从而在港口换单环节失去对货物D/O提货单的控制。原告没有成为仓储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从而不具有向作为仓储人的被告主张货物权利的主体资格。

二、被告向东胜石化公司交付货物是否构成对原告的侵权

本案属于一般侵权责任争议。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一般侵权责任须同时具备行为人实施侵权行为,行为有损害后果以及该行为与损害后果间有因果关系和行为人有过错等构成要件。关于被告是否实施侵权行为以及被告是否有过错,第一、在本案中,如前文所述,原告与被告不存在仓储合同关系。相反被告提供了涉案货物仓储合同证明其系与东胜石化公司存在仓储合同关系,该合同约定东胜石化公司每次从储罐提取油品时,应开具盖章的仓储提货单给被告,在20143月至4月间,东胜石化公司向被告出具了提货通知,其名称虽为提货通知,但盖有东胜石化公司公章,且记载有发货及收货单位、罐号、货物名和车牌号等详细信息,应认定该提货通知即为合同约定的仓储提货单,被告凭仓储提货单放货无不当之处。第二、我国《海关法》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规定,进口货物的收货人应当向海关如实申报,接受海关查验,进出口货物在收发货人缴清税款或者提供担保后,由海关签印放行。在涉案仓储合同签订时,东胜石化公司向被告出示了盖有海关放行章的D/O提货单,且该提货单原件一直保存于被告处,由此可以认定,涉案货物已经海关放行,被告的放货行为亦不违反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因此,被告在涉案货物存储及提取过程中不存在过错及侵权行为,原告主张的损害后果不是发生在涉案仓储合同项下,与被告的放货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被告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三、原告损失的数额与依据

原告主张其按合同约定支付的货款损失以及进口增值税损失,并非被告依仓储合同放货造成,应另案解决。

综上,原告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其有权向被告提取涉案货物。被告将货物放给东胜石化公司符合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不应向原告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青岛佐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对被告天津为尔客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636336元,由原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式五份,上诉于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并于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就不服一审判决的数额交纳上诉费(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天津天诚支行02200501040006269;户名: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机关财务科)。逾期,则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石福新   

              

代理审判员    张丽娜   

 

二○一四年十月八日   

 

 

        曹晓辉    

责任编辑:宋文杰